蔡英文和民進黨聯手偷走台灣的民主

圖片來源:中央社


民進黨、國民黨初選結束之後,台北市長柯文哲開始拉抬自己的聲量,起手勢就是批評「民進黨說謊成性」。柯文哲並舉希特勒崛起的例子,指希特勒並非武裝政變取得政權,而是德國人民放棄自己的權力,因為太絕望而擁護他上台。

蔡英文總統目前正在友邦開展「自由民主永續之旅」,要和友邦分享自由、民主、永續的台灣價值,傳達「和世界共享自由開放的價值」、「堅定守護民主制度」、「以永續發展為目標,推動互惠互助的國際合作」等三種台灣主張。

國民黨初選結束後,蔡總統也再舉現在香港的例子,強調「2020年大選,將是一場台灣捍衛民主生活方式的選戰。我們要團結起來,打贏這場選戰,要讓世世代代台灣人,能繼續用民主的方式,來決定自己的未來。」

香港的「反送中」運動,挑起了台灣人的敏感神經,尤其是年輕人對中國的排斥與不信任。這種排斥跟不信任,導致對「主權」跟「民主」兩個概念發生混淆,誤以為「守護主權」、「遠離中國」,就必然是「守護民主」。

既然對抗中國就是守護民主、為民主奉獻心力,對民主的品質、內涵,就自然無須進一步思考、檢驗。結果就是全力防堵可能的外來勢力會對民主造成的傷害,卻完全失去對主政者的戒心,忘記全世界最可能傷害民主的,永遠都是有權者、執政者。

民主的進步與否,並不是只憑個人的感覺,而是有客觀指標可以判斷的。行政、立法、司法三權的運作狀況,決定我們是不是一個民主國家、民主是進步還是退步。

首先從行政權來談,最重要的不外是行政中立、行政機關是否依法行政?如果行政不中立、行政機關不依法行政,人民的合法權益就無法獲得保障。

蔡英文政府破壞行政中立的惡行劣跡,可以說是罄竹難書。在學術方面,有當初的管中閔案,以及更早的陽明大學校長郭旭崧資歷不符卻能就職的疑雲。

在用人方面,隨便舉例就有操守爭議不斷的教育部長吳茂昆、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的「東廠」案;前中選會主委陳英鈐選務不中立、把去年底大選搞得一塌胡塗,雖然倉皇下台,卻仍然堅持要領年終獎金才卸任;NCC主委詹怡婷在民進黨壓力下請辭;中選會主委堅持要由李進勇出任,才能完全掌控選務。

連獨立機關尚且不能保持中立,其他行政機關的狀況就不用談了。因為「815全台大停電」下台的中油董事陳金德,最後成了宜蘭縣代理縣長;因為普悠瑪翻車事故下台的交通部長吳宏謀,不久前才接任中華郵政董事長。民進黨政府「只看關係、不問能力」的例子,比比皆是。

今年4月,蘇揆一聲令下,四大公股行庫董總座全數換人,不只公務員必須為執政黨服務,連公股銀行也必須要聽話。結果兩個月之後,一銀總經理蔡麗雪就請辭,成為有史以來最短命的一銀總經理,4月初「被去職」的原一銀總經理鄭美玲又再次回鍋。更別說,蔡英文表姊林美珠上任「台灣金聯」董座,結果一天之內就閃辭。

今年5月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才踢爆,過去5年有33名酒駕的公職,年終考績列甲等。再看看最近的高雄市調查處前副處長顏正義,因為轉傳「蘇貞昌摔筆影片」,不僅調離主管職、記大過,而且年底考績還可能「吃丙」。「揣摩上意」、「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已經成了公務員的最高指導原則。

在立法權方面,重要的是法律對人權的保障以及立法的穩定性如何。如果法律的穩定性低,就會造成社會的動盪、民眾難以適從;如果法律對人權的保障不足,自然沒資格談民主。

蔡政府領導下的國會多數,法律穩定性毫無疑問是歷來最差。《勞基法》一修再修,引發民怨、衝擊經濟、把國政當兒戲;《公民投票法》106年底才修法降低「雙二分之一」門檻,大肆宣揚終於打破「鳥籠公投」,結果去年「九合一」大敗之後,又再次修正,把公投跟大選分開,再次把公投關進鐵籠裡。

在人權保障方面,民進黨主導通過了「同婚法案」,是人權上的大進步,應該給予肯定。但除此之外,民進黨為了選舉的政治宣傳目的,侵害、限縮少數特定的人權利,也從來不曾手軟。

今年5月在馬英九出境管制期滿的前夕,立法院修正《國家機密保護法》把辦理國家機密業務人員的管制期限從3年延長到6年。到了今年7月,立法院又再修正《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將國防、外交、大陸、國安的首長、少將以上人員,赴陸改為終身管制;且不得參與中國政治機關舉辦的活動,做出「妨礙國家尊嚴」行為者,最重將可剝奪月退俸。

《國安五法》修了還不夠,民進黨接下來還要繼續修《中共代理人法》,只要主管機關「合理懷疑」你是中共代理人,就可以通知你到場詢問,無正當理由不為答覆時,就可以處10萬以上、50萬以下的罰鍰,而且還可以連續處罰。這樣的條文,被形容是《刑法一百條》復辟,毫無人權保障的概念。最近甚至連「老天鵝娛樂」都傳出被調查局盯上。

司法獨立是司法權的重要指標。就在前幾天,馬英九洩密案被判無罪,蔡英文提名的監委陳師孟立刻申請調查歷審法官,公開用監察權影響司法;之前的高涌誠、蔡崇義為了替民進黨出氣,竟然彈劾「曲棍球案」的承辦檢察官陳隆翔。蔡英文提名的監委,在監院公開黨同伐異、形同是「黨團」運作;而民進黨上下對於司法獨立受到侵害,完全視而不見。

監委侵害司法權,司法院自己也不長進。民進黨執政以來,包括黨產會、促轉會、年金改革等重大爭議的法案,大法官會議一而再、再而三的用各種理由迴避解釋,既不敢幫民進黨背書,又不敢說民進黨的不是,就任由人民的權益受到損害。除了通過釋字748號解釋之外,這個大法官會議其實孬得很。

「行政中立、依法行政」、「保障人權、立法穩定」、「司法獨立、司法尊嚴」,這三個民主國家最重要機關的各項指標,如果都大幅衰退,我們的民主怎麼可能是進步?如果民進黨真的有心守護民主,這些三個方面又和以能出現這麼多的問題?

「民進黨說謊成性」,柯文哲這一點沒有說錯。民進黨口口聲聲「守護民主」,其實是不斷的偷走了民主、偷竊人民應有的權益。但正如希特勒時代一樣,人民並不瞭解民主、並不在乎意見不同者的處境,跟著民進黨一起出賣民主,還幫民進黨數鈔票。

綠營支持者口口聲聲「今日香港、明日台灣」。但香港至少還能擋下「送中條例」,台灣卻擋不下任何一件民進黨想要做的事。台灣雖然有選舉,但從行政、立法、司法的表現來看,今天的台灣恐怕未必比香港好到哪裡去。

【作者 單厚之/媒體工作者】

新聞來源

文章部分內容及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到「聯絡本站」檢舉,本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