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蔡英文總統捅了司法的馬蜂窩

不滿意就表決到蔡英文滿意為止


總統與大法官的距離應該有多遠?最近成了熱門議題,因為三月底一場與民間司改團體的會面,急召已經轉任大法官的前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儘管總統聲明強調絕無「喝斥」情節,但經在場人士還原,不論是言語或臉色,多數認為「確有不豫」,對象不論是呂太郎或現任司法院秘書長林輝煌,都有總統是否逾越「憲政分際」的爭論。

三年前蹚了司法改革的混水,如今就難全身而退

對於有心協處民間團體與司法院溝通障礙的蔡英文而言,肯定自覺倒楣,有心做好却成了兩面不討好的豬八戒;溝通,炸鍋;不溝通,保不定要炸三倍的鍋!蔡英文可能沒自覺,司法改革的「混水」,從她三年前召開司改國是會議是就已經蹚了,這個馬蜂窩,三年就已經捅了,如今不論司法改革成與不成,民間滿意不滿意,她再想全身而退,已經難如登天。

三年前蔡英文以總統之尊,親自在總統府召集「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即有論者期期以為不可,原因很簡單,司法固為政府的一環,但在三權(五權亦然)分立的民主憲政設計下,是站在相互制衡的立場,當司法保護人民權利之際,抗衡的對象正是代表政治權力核心的行政權。前總統李登輝任內舉行全國司法改革會議,但角色只有開幕致詞,前總統陳水扁和馬英九也談司法改革,但連這樣的會議都不召開,全權由司法院處理,就是避免把總統的手伸進司法。

蔡英文反其道而行,或謂扁、馬兩位總統消極不介入司改,以至於李登輝時代的司改議題歷十六年亦難畢其功,故而言者諄諄聽者藐藐,然而,不論是司法或司法改革,都不可能也不能以總統的意志為意志,當身兼大法官會議主席的司法院長許宗力坐在總統身側,由如總統司改秘書長或執行長的時刻,司法的威信已經自動降階;當最高法院法官由總統任命的議案引發非議,蔡英文主持會議脫口而出,「你們在搞什麼?要不要再表決一次!」總統言笑晏晏,舉座從司法院長到眾多曾任法官、現任法官、檢察官、律師、乃至學者專家,無不欣然景從,不以為怪,司法已經自動讓位給了總統意志,而且,他們相信總統意志將是司法改革「成功」的關鍵。

前大法官許玉秀為文,批評蔡英文總統逾越了憲政分際。(顏麟宇攝)

嚴格監督法官不要爆出問題,豈能出自總統之口?

蔡英文把自己陷入了一個矛盾難解的處境,總統不該逾越憲政分際,但司改團體却又期待總統意志主導司法改革,總統還不能推拒這樣的期待,因為三年前的國是會議,正是蔡英文給了他們希望和「承諾」。

這次蔡英文與民間司改團體見面鬧出這麼大風波,到底是什麼事呢?照與會人士的說法,一是為了刑訴法鑑定部份的條文修正,司法院版本沒問題,但送行政院會銜時,鑑定單位有意見;二是為了司改國是會議結論要成立民間監督平台;前者顯然不是司法院的問題,而是行政院的問題,蔡英文不高興的說,「你們司法院要送這個法案出來時應該先溝通」,林輝煌竟回答他當時還沒到司法院,蔡英文大概為了展現自己劍及履及的效率,這才急召林的前任呂太郎,呂太郎想也沒想自己的身份轉變,又或者總統來電豈能不應?急乎乎地赴會。

呂太郎的輕忽還不在赴會這件事,如果林輝煌自陳不進入狀況,有三種可能:一是呂太郎交接不清楚;二是林輝煌不夠認真主動找前任未竟之事續辦之,包括講了三年還付之闕如的民間監督平台;三是呂和林都處理不了行政院的意見;三者都不可能讓蔡英文心情愉悅,她不能擺行政院的臉色,只好擺司法院的臉色。蔡英文的「錯」還不只在急找前任秘書長,給民間團體一個交代,而在她說了這番話,「司法改革,要提前部署。(對於法官的)職務監督要做好,如果法官一個一個有問題被爆出來,再做任何司法改革也都沒有效。」總統之言完全符合常民情理,却不宜出自總統之口,才送走一個得找司法官麻煩的「英系監委」,總統金口玉言要嚴格監督法官,這不是干預個案,却是干預整個司法體系了。

民間司改會董事長林永頌指民進黨總召柯建銘告訴他,陪審或參審,「是上面決定)。圖為司改會舉行「民選總統不信人民,草率立法司改無感~靜坐抗議立院臨時會排入國民參審法案」記者會,林永頌發言。(盧逸峰攝)

誠實柯建銘找麻煩,參審陪審丟給「上面」

最麻煩的還不在三月底與民間司改團體的會面,而在六月間的「小會」,因為立法院臨時會要處理國民法官相關法案,陪審、參審爭議不休,太誠實的民進黨總召柯建銘竟告訴司改會董事長林永頌,「這個又不是我能決定的,是上面決定」;林永頌遂和另一位律師求見總統,企圖說服蔡英文不要這麼堅持,照林永頌的說法,結果蔡英文反應是:「人民如果沒有法官一起討論,可以審判嗎?能夠裁判嗎?如果陪審無罪比較多的話,怎麼辦?人民會接受嗎?如果人民認為這個案子應該有罪,陪審的九個人說無罪,那樣他會罵誰?罵我這個通過的總統及民進黨!」

蔡英文的反應正是陪審參審爭議難解的「常民反應」(很大可能也是審檢的反應),然而,當從她口中說出此中「糾結」,她就再也無法放手讓司法專業(司法院)與民意(立法院)拉鋸後決定,蔡英文的心證顯然對人民介入司法審判並不全然信賴,那不論是陪審或參審都有風險,誠如林永頌的質疑,「不信任又要實施陪審或參審,是很奇怪的。」蔡英文的心證可能也是柯建銘或不少民進黨立委的心證,才會兩手一攤丟給「上面」,結果十有八九如蔡英文自己的預言,「會駡拍板通過的總統」,而且,不論陪審或參審,都有另一邊的人會駡她,其處境和她拍板的同婚與勞基法,多麼像?而且,陷蔡英文於進退兩難的,不是別人就是她自己。

所謂「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結果就是「固難卒辦」,蔡英文把自己當成了三年之艾,既不能治司法改革之病,更不能抱怨民間司改團體對她喋喋不休。

來源

文章部分內容及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到「聯絡本站」檢舉,本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