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快評】蔡政府養套殺 時力跟著權鬥陪葬?

 

徐永明涉及SOGO案被法官諭令以80萬元交保,稍早他宣布退出時代力量。記者黃義書/攝影

時力前黨主席徐永明捲入收賄案遭法官裁定80萬元交保,昨天他步出法院時,五位時力決策委員到場為他打氣,對照時力前不分區立委高潞.以用因助理捲入經濟部補助案,遭時力紀律委員會接連作出停權、開除的處分,支持者不禁納悶,這是同一個時力嗎?徐永明案已使時力陷入空前風暴,也讓人見識蔡政府「養套殺」的功力了。

高潞.以用和徐永明的案子,凸顯出時力內部的矛盾,黨中央決策委員以行動表達力挺徐永明的立場,黨秘書長也在案發之初說徐是借錢發黨工薪水,為徐開脫意圖至明,但基層顯然不認同,時力北市議員黃郁芬就呼籲紀律委員會應以過去對待他黨或黨內其他案例標準,檢視徐永明並予除名;高雄市議員黃捷也呼籲紀律委員會將徐永明除名,以示公信,徐永明今天赴紀律委員會說明,時力的茶壼風暴一觸即發。

高潞.以用和徐永明的案例型態確實很不一樣,高潞.以用是被綠黨爆料,指她的助理違背利益迴避,透過協會領取經濟部補助高達400萬元,高潞堅稱自己沒有拿一毛錢,司法單位尚未介入,時力紀律委員會就決議建請黨代表大會開除她的黨籍,甚至在黨代表大會還沒召開前,時力立院黨團就在臉書介紹位遞補的不分區立委鄭秀玲;顯然,當時的時力是以高標準來檢視高潞。

徐永明則是涉及不違背職務收賄罪,雖是SOGO案中唯一獲交保的前立委,較諸現任立委蘇震清.廖國棟等人,他的涉案情節算是比較輕微的,但和高潞.以用相比較,路人皆知,徐永明要嚴重許多,對時力的殺傷力更是強大,但時力決策委員、高層爭相接風送暖、編詞開脫,難怪黃郁芬、黃捷等人不服,時力若未妥善處理,基層出走只是時間早晚而已。

不過,高潞.以用和徐永明的案例也非全然不同,兩案都和經濟部有關,兩人都在立法院的經濟委員會,高潞的助理以所經營的「台灣原住民族人文關懷協會」以及「台灣創業育成產銷拓展中心協會」申請經濟部的綠能補助,明顯違反利益迴避法相關規定,妙的是,經濟部幾乎不把關,助理來申請就給,事後再以對方在申請過程中並未揭露與立委的關係,藉以閃躲利益迴避的質疑,講白話就是「你敢要,我就給」。

公司法修法受到社會矚目,徐永明在SOGO案中收賄,其實檢調早有掌握,2018年李恆隆 就找上徐永明、陳超明,蘇震清更早在2014年就邀集經濟部官員協調太流公司登記案,並有交付賄款的證據,但為何早不發動偵查?為何偏在蔡英文第二任跛腳之初、黨內派系權鬥之始,才以雷霆之姿萬箭齊發,難道不是另類的「養套殺」嗎?

稍有不同的是,高潞的案子是蔡政府養大後再丟給綠黨去操作,意在刨挖小綠的牆腳;徐永明則是伴著民進黨權鬥殺伐一起陪葬,時力折損徐永明當然是重創,徐永明稍早已宣布即刻退出時力,時力若還想要保住徐永明,恐怕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來源

文章部分內容及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到「聯絡本站」檢舉,本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