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能進口無瘦肉精美豬,台灣不能?

全球禁用萊克多巴胺的國家,多達一百六十國,可見它對人體的危害疑慮,舉世皆然。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在進口美豬衝擊台灣豬農及民眾健康的爭議中,有一個受到忽略的事實面向,值得我們關注。那就是:近兩年已有越來越多的美國豬隻飼養業者不再使用俗稱「瘦肉精」的萊克多巴胺作為添加劑,其比率已超過美國豬肉市場的六成以上。如果不添加瘦肉精已成為美豬市場主流,台灣當然大可開放美豬進口,但其前提是必須以不含瘦肉精的肉品為限。這項事實,或許可以改變大家討論美豬問題的方式。

說來諷刺,促使美國飼養業者停用萊克多巴胺的主要因素,竟然是來自中國大陸市場的需求壓力。非洲豬瘟在二○一八年傳入中國,迅速蔓延各省,導致民生所需的豬肉供應嚴重短缺。美國肉品公司看準這波商機,亟欲打入中國市場;但中國大陸禁止使用瘦肉精,美國肉商因而大幅改變做法,要求合約農場不再使用萊克多巴胺,以求符合中國的進口規定。

這波不用瘦肉精的改變,由全美市占率最大的史密斯菲爾德(Smithfield)公司發動,這家位於維吉尼亞州的企業在二○一三年被中資的萬洲集團收購,先在二○一八年停用萊克多巴胺。同一年,市占率第三位由巴西控股的JBS美國公司,也宣布停用萊劑。去年,第二大的泰森食品(Tyson)宣布加入禁用瘦肉精行列,至今年二月所有肉品完全停用。今年四月,第五大肉品商荷美爾(Hormel)也加入禁用隊伍。這四家加起來,已占美豬總產量的六成二。

這些變化,說明了兩個簡單的事實:其一,美豬有兩種,一種含有瘦肉精,一種不含瘦肉精,不含瘦肉精的肉品已占了大宗。就台灣而言,我們毋需將美豬一律視為可疑毒物而拒於門外,但也不能毫無選擇地開放不合規定的肉品進口。其二,肉品生產者可以、也應該適應消費者的需求,主動改變自己的飼養方式;而不是生產國憑著強權迫使小國消費者接受,硬吞下不健康的食品。

試想,近兩年正是川普對中國發動貿易戰最激烈的時刻,但與此同時,美國肉品市場卻悄悄發生變化,肉品生產商主動調整長久以來的飼料配方以符合中國的規定。如此一來,既滿足了大陸市場的肉品需求,也有助緩解美中貿易逆差,這才是真正的「時空環境變化」。否則,民進黨在野說一套、執政做一套,只是言行反覆,心態和論述卻還停留在舊時空。

蔡總統宣布開放美豬進口後,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批評這是「損害台灣人健康」;民進黨立委王定宇立刻還以顏色,批中國上週才進口三千多噸美豬,還敢厚顏罵人。很顯然,王定宇自己沒有搞清楚,中國進口的是不含瘦肉精的美豬;不像台灣,不分青紅皂白為瘦肉精美豬開了通行證,農委會卻仍禁止本土豬農使用萊克多巴胺,這是屈辱的雙重標準。

全球禁用萊克多巴胺的國家,多達一百六十國,可見它對人體的危害疑慮,舉世皆然。蔡政府批評中共不重視人權,但北京在美國巨大的貿易壓力下,猶能堅持瘦肉精零檢出,從而促使美國肉品業者主動調整飼料配方,不再添加萊克多巴胺;就這點而言,民進黨如此輕易低頭,又好意思自詡人權立國嗎?

換一個角度看,如果開放美豬有助台美雙邊貿易協定的談判,而美豬市場也正走向「無瘦肉精」的主流轉型;在這種情況下,台灣並不需要將「美豬」和「毒豬」畫上等號,而可以在「瘦肉精美豬」和「無瘦肉精美豬」之間作出區別,選擇進口健康的無瘦肉精美豬。如此一來,既能平息民眾的疑慮和憤怒,也可以落實照顧國民健康的承諾,而不必在那裡為瘦肉精作不理性的狡詞辯解。

中國可以進口無瘦肉精美豬,如果台灣不能,蔡政府恐怕難以自圓其說。各部會除了空喊口號,不如用心思考怎麼談判拿捏進口健康美豬。

來源

文章部分內容及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到「聯絡本站」檢舉,本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