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文章》水牛伯,大方承認這就是酬庸吧

圖片來源:中央社

台灣的大小選舉過後,重頭戲就是論功行賞,小至鄉鎮長、到22個縣市的百里侯,再到中央層級的總統大選,選後都有數量不等的職務等待當選人安排,更重要的是,儘管藍綠惡鬥形同水火,但論功行賞之事,沒有誰比較高明,朝野難得有高度共識。

事實上,因選舉而產生的大量政府職務,已經成為台灣選舉制度的一部分,長年以來大家也已見怪不怪。差別在於,被安排到某某職務的人,如果實在太過離譜,比如明顯不能適才適所、才不配位、或是因為政治關係與裙帶關係才被安排出任,大概很難不被解讀為酬庸,檢視過往例子,這也無關藍綠,因為無論藍綠都有太多這樣的酬庸案例。

一般來說,多數藍綠政治中人也知道自己理虧,因此一旦有酬庸情事,政治人物在面對輿論的冷嘲熱諷,大多不會硬凹,也不會多加辯駁,因為針對這些人事酬庸案,大家其實一目了然,輿論自有公評,公道自在人心,並不是主事者指天畫地就能一筆帶過,硬拗甚至會帶來輿論更大的反撲。

但,自號台灣水牛伯的新任立法院長游錫堃,硬要發揮他的水牛精神,明明輿論對他任命的「機要顧問」洪慈庸多所嘲諷,甚至嘲諷洪慈庸可以改名洪酬庸了,水牛伯還是拚了老命的解釋說這不是酬庸。

不用別的理由,我們就用水牛伯認為任命洪慈庸不算酬庸的理由,看看一個只擔任過一屆立委的落選立委接任有給職機要顧問算不算酬庸?

一、機要缺不算酬庸?

游院長說洪慈庸擔任立法院機要顧問不算酬庸,因為「本來法律就規定那邊有個位置」,又說「大家都知道,這個是機要缺,機要缺不算酬庸」,游院長這番見解,不禁讓人想起他在擔任扁政府閣揆時曾經說自己是政客的往事,確實,「立法院組織法」第23條明定:「立法院置顧問一人至二人,職務列簡任第十三職等至第十四職等,掌理議事、法規之諮詢、撰擬及審核事項」,易言之,所稱顧問完全可以由常任文官擔任,法律確實有規定這個位置,但立法院長捨文官不用,卻以機要充任,這不是酬庸,還有什麼是酬庸?

二、沒有資深委員願意擔任機要顧問?

針對有關洪慈庸太過資遣不適合擔任立院顧問,游院長回應「很資深的人有的現在在當立委,現在當立委怎麼可能來,有哪一個現在不當委員、很資深可以來的?」這典型是為了圓一個謊又說了新的謊話,請問,有人要游院長去邀現任立委嗎?這到底是什麼回應?比較重要的是,明明有許多賦閒的資深委員,究竟游院長問了那些資深委員?

三、薪水不是15萬,只有12萬?

這個職務是否為酬庸,很重要的一個指標就是待遇,而月薪無論15萬或12萬,對一般受薪者來說其實都算高薪,當然如果洪慈庸的能力受到高度肯定,就能減少社會質疑,問題是,洪機要顧問的能力有受到普遍肯定嗎?

四、洪慈庸很專業,熟悉議事規則?

依「立法院組織法」規定,未來洪慈庸要擔任的這個顧問職,主要是掌理議事、法規之諮詢、撰擬及審核事項,並不是擔任院長私人秘書或是處理選民服務,也就是說,如果洪慈庸顧問具備撰擬、諮詢法規之專長,或嫻熟議事規則,確實可以勝任有給職顧問,相信也不會有太大的質疑聲浪,關鍵在於,洪慈庸顧問具備這些專業能力嗎?

如果洪慈庸沒辦法回答這些質疑,水牛伯乾脆大方承認這就是酬庸吧。

來源

文章部分內容及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到「聯絡本站」檢舉,本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