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保面臨破產 「我們欠下一代」

圖截自網路

健保面臨破產,健保署近年習慣先談節流,再談調漲健保費用,但前衛生署副署長張鴻仁指出,解決一年跑幾百次醫院民眾及重複檢驗,僅能省下幾十億元,但光想解決醫療血汗問題就要上千億,「你不會因為把地上的芝麻撿起來,明天就不用買燒餅。」

前衛生署長楊志良日前曾說過,假使健保持續惡化,對年輕一代不公平,「假使我們這輩不能解決問題,我呼籲年輕一代拒絕繳保費」;張鴻仁也認為,如果自己現在是一名30歲醫師,當然不能接受低得離譜的診察費。「這是原則問題,我可以奉獻,但我專業價值不可被踐踏。 」

張鴻仁表示,因人口結構的改變,傳統以年輕人支撐老年人的時代已不復還, 不會因為節省幾十億元的支出,就解決健保財務問題,尤其健保25年來未曾處理醫師診察費、病房費、護理費及手術費過低問題,造成血汗醫院,甚至需要由家屬負擔照顧責任。

但張鴻仁直言,要解決目前健保制度下每個問題,財務耗費一千億為單位計算;台灣醫療保健支出佔GDP比率確實比相同人口結構的國家比率略低,但和其他國家每差一個百分點,台灣醫療保健支出就少該國兩千億元,「這是我們這一輩欠下一代的。」

張鴻仁認為,要是健保無法解決診察費問題,可交由自由市場機制,由醫師自由訂價收取差額負擔。針對提高部分負擔抑制醫療浪費說法,他說,自付醫療(OOP)是實施任何部分負擔最重要指標,「但健保開辦25年來,我們卻不知道OOP,只會成天喊著要部分負擔救健保。」

來源

文章部分內容及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到「聯絡本站」檢舉,本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