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不會認錯的政府,是國家的災難

卡神網軍事件延燒,國民黨民代日前到外交部抗議,被擋在門口無法進入。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民進黨崛起後,把「硬拗」二字帶入台灣政治,從此便根深柢固,難以摧折。在陳水扁因貪腐下台黯然失去政權後,民進黨仍拒絕道歉反省,甚至以「人權」為由強使他保外就醫,讓他在外面趴趴走任意開講。蔡英文就任時雖曾宣示要「三謙卑」,民眾可以向政府「拍桌」;但當社會大眾發出不滿,政府卻往往動用網軍、拒馬對付,直接封住人民嘴巴。這些,從楊蕙如網軍案最近的演變,即可見一斑。

楊蕙如指揮網軍攻擊大阪辦事處,直間接導致蘇啟誠不堪受辱身亡,楊蕙如及其網軍因而遭到起訴。對此,民進黨沒有一句道歉,只是上上下下忙著切割,聲稱和楊蕙如毫無瓜葛。外交部則不僅未加譴責,還辯稱不宜推論為網軍害死蘇啟誠,更派重兵看守外交部大門,夾傷前往抗議的立委手指。更令人錯愕的是,藍委陳宜民在混亂中推擠未穿制服的保六女警,使她幾乎跌倒,卻反變成必須道歉的罪人了。

藍軍向來不擅長抗議造勢,在混亂中未能掌握好分寸,惹出差錯影響觀瞻,當然必須道歉。但相形之下,楊蕙如網軍案抹黑攻擊駐外使館,導致外交人員聲譽受辱而輕生,人命的損失、國家形象的損傷,遠比外交部前的抗議推擠要嚴重千百倍。然而,對於更嚴重的問題,人們始終聽不到執政黨或外交部一聲道歉或遺憾;而藍軍在野抗爭間的小差錯,內政部卻立刻要女警提告立委「妨礙公務」。霎時間,整起網軍攻擊事件的是非對錯彷彿已被逆轉,這是多厲害的政治操作術!

然而,國家的大是大非,可以這樣就糊弄過去嗎?先說楊蕙如網軍的問題。楊蕙如和其旗下網軍因蘇啟誠案被起訴,重點不在兩者之間有否直接關聯,是惡意網軍「圍魏救趙」保謝長廷,間接導致事態不可收拾。此外,此事也顯示了綠營濫用網軍惡意攻擊的問題,這從檢察官查出的指揮網絡及隨後曝光的政治掩護楊蕙如包攬政府活動牟利,已一目了然。蘇啟誠遺孀曾說,蘇啟誠輕生並非因為「假消息」;言下之意,來自政府內部的壓力才是最後一根稻草。這點,外交部和楊蕙如網軍一樣,皆難辭其咎。

再看,內政部要求保六女警告發陳宜民「妨礙公務」,則是完全不成比例的邏輯。首先,蔡政府可動用數百警力阻止示威者進入外交部,但連代表民意問政的立委都能阻擋於門外嗎?第二,該女警攝影蒐證時未著制服,她雖自稱屬於保六,民眾仍不足以辨識其身分真偽,如何構成「妨礙公務」?第三,蔡政府對蘇啟誠之死何其冷漠,而今卻對一名女警權益如此重視,顯不成比例,其實只是利用事件借題發揮。

民進黨如此長於硬拗,不僅扭曲民眾對事實的認知,久而久之,也鬆動社會道德和民主法治的根基。以陳水扁的貪腐失德為例,民進黨不僅從未檢討認錯,甚至一味力挺,把他奉為民進黨鞏固政權、安撫獨派的重要支柱。一個任由貪腐者逍遙法外的政府,會是崇尚民主、尊重法治的政府嗎?

再看蔡英文三年多的執政,她搞僵兩岸關係弄得觀光業蕭條、兩岸諜影幢幢,濫修勞基法弄得百業同受衝擊,大肆酬庸親信肥貓而全力排除異己;又以國庫窘困為名大砍軍公教年金,卻為選舉濫開支票、濫發各種補貼。這種種行徑,像是一個以國家長遠經營為念的政府嗎?去年選舉,選民用選票否定了民進黨的施政,但蔡政府從未道歉認錯,卻反而變本加厲:她把被民意淘汰的人送上內閣出任高官,用「亡國感」來勒索台灣人民,用虛構的數字來美化自己的政績,以騙取她下一個四年的執政權。

台灣的薪資廿年未漲,陳水扁的貪腐騙術就是災難的起源。一個不會認錯的政黨,是國家的災難,現在我們要進入第二個惡性輪迴嗎?

新聞來源

文章部分內容及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到「聯絡本站」檢舉,本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